岭南

巫呜污:

拜托了,现在一定要保住太太们,麻烦转发一下了,有什么都先别窝里斗了,先把圈子保住了先,发过肉文肉图的还请千万锁住要不然也可以仅自己可见,拜托了

【日本传统色三十题】

题库:

↓↓↓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


時雨千秋:



日本の伝統色
 
1.退紅 たいこん 
2.一斥染 いっこんぞめ 
3.桜 さくら 
4.今様 いまよう 
5.珊瑚朱 さんごしゅ 
6.鉛丹 えんたん 
7.雀茶 すずめちゃ 
8.洒落柿 しゃれがき 
9.萱草 かんぞ 
10.山吹 やまぶき 
11.鬱金 うこん 
12.苔 こけ 
13.柳鼠 やなぎねずみ 
14.青磁 せいじ 
15.空 そら 
16.縹 はなだ 
17.紫苑 しおん 
18.桔梗 ききょ 
19.江戸紫 えどむらさき 
20.菖蒲 あやめ 
21.白練 しろねり 
22.曙 あけぼの 
23.琥珀 こはく 
24.梔子 くちなし 
25.松葉 まつば 
26.水浅葱 みずあさぎ 
27.千草 ちぐさ 
28.薄 うす 
29.灰 はい 
30.墨 すみ




小区三十题

题库:

↓↓↓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


WX:



(好吧我承认我又开脑洞了……)
(可能会写同人emmmm)
(好ooc哦……)


1.对门新搬来的邻居


2.小区里的便利店


3.隔壁楼的陌生面孔


4.“楼上怎么又漏水了!”


5.月黑风高抢劫夜x


6.全员看鬼片


7.替人捎东西


8.偶尔的串门


9.偶遇故友


10.“谁tm又把我家土豆给刨了!!!”


11.组团吃烧烤


12.“楼下怎么那么闹腾!”“402和3单元的206又闹起来啦!”


13.微信圈里的虚假点赞


14.塑料兄弟友,永远不分家


15.半夜补作业


16.亲戚来访


17.看电影


18.“卧槽你他娘的洗澡时候别动手动脚!”


19.自己在绿化辛辛苦苦养了3年的樱花被折了


20.性情不同的双胞胎


21.黑暗料理


22.幼儿园里涌出的孩子


23.与居委会势力勾肩搭背狼狈为奸.jpg.


24.楼上又开始嗯♂嗯♂啊♂啊了(冷漠.jpg.)


25.小公园(没有车)


26.漫长无聊的一天


27.腻到死的游乐园


28.“听说了吗,对面的503告白了。”“切,他总算不是个木头了。”
“可他告白的是你的朋友……”“…………”
“……我这就弄死他。”“冷静!!!”


29.婚礼


30.今天小区安静了吗,没有




三十国风

题库:

↓↓↓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


饮火:




一·鸿蒙
二·日月
三·天地
四·春秋
五·故国
六·羁旅
七·边关
八·暮鸦
九·霜刃
十·薄酒
十一·玉阶
十二·望楼
十三·红妆
十四·暖玉
十五·折柳
十六·知交
十七·雨廊
十八·夜舟
十九·别离
二十·遗恨
二十一·契阔
二十二·少年游
二十三·修戈矛
二十四·长风烈
二十五·无定骨
二十六·从此逝
二十七·歌弦尽
二十八·升平世
二十九·青山隐
三十·尘埃定


_夹杂一打私货,不想写注释了,各条出处随便猜吧。
_算是自己眼里的“古风”,有时更愿意看到家国山河,看到风雨如晦中义无反顾的孤勇,而不是被浪漫化的故事,大多数时候追溯我们的过去,感到的则是“不可追”,淡淡的憾意。




刀剑三十题

题库:

↓↓↓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


烦九文:



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脑洞了





1.传承之歌。

2.熔炉之梦。

3.铁锤的硬度。

4.冰凉的水。

5.月牙的硬度。

6.弯折的唐刀。

7.手持长枪的女将军。

8.红缨。

9.铮铮铁骨。

10.剑立于身后。

11.面前的誓言。

12.雪漫。

13.被杀死的少年。

14.同一匠人铸成。

15.相残。

16.斩断。

17.兄弟相杀。

18.折断筋骨。

19.冶金。

20.青铜断面。

21.仿佛充耳不闻。

22.叮当作响。

23.污泥沾满。

24.光亮依然。

25.罪恶行径的最后。

26.破碎的时光还在继续。

27.长枪伫立已久。

28.终将抛弃。

29.炮火打开的门。

30.刀剑已逝。




西幻向 | 女性人设三十题

题库:

↓↓↓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


KYLOS.:



首先祝所有的女性朋友一个晚了两星期的节日快乐。


这套题可能拖的时间有点(何止是有点)长。因为是妇女节的时候突发奇想的灵感。初衷是希望能够借用西幻题材来表现各种各样的女性,希望她们是丰富的、立体的也是自由的,不仅限于一般西幻作品中的脆弱纤巧的公主等等。


我是热爱自由的,也是希望破除性别偏见的。当然,我不是女性主义理论积累丰富的人。因此,如果我的题目中还是有很多刻板的印象,欢迎指出……以及诚然如果说西幻设定对应中世纪或者文艺复兴的历史,那当时的女性确实是客观上受到局限的。我试图做到一种史实和理想的平衡。


参考不太多,有借鉴的都加上了注释。


↑废话比题长系列


欢迎抱梗。




01. 关在高塔里被诅咒的公主,笔下的文字却和想象一起飞到远处的世界。


02. 野心勃勃的女王,不顾人民生死指挥着麾下雄师不停开疆拓土。


03. 小村镇中出生的绝美少女,城镇的人们为一睹容颜踏坏了新泛绿的麦田。


04. 因咒语面容尽毁的歌者,但那幕布后的清澈嗓音却仿佛被上帝触碰过。*


05. 拥有黑暗之力的亡灵女巫,居住在阴冷神秘的墓园里。


06. 出生于沙漠地带的强壮战士,黝黑的皮肤上纹着部落的图腾。


07. 娇小却敏捷的暗影杀手,被人们传为鲜血中盛放的玫瑰。


08. 踏上探险船的年轻水手,扮成男装只为了能有窥见海底珍宝的基本资格。


09. 精明能干又勇敢的商人,她从东方带来的丝绸价值连城。


10. 严苛冷漠的处决者,对邪恶从来都施以无情的审判。


11. 森林小屋里长大的女孩儿,有着聆听草木语言的神奇能力。


12. 刻板保守的女管家,终岁都是一袭没有花饰的黑裙。


13. 善于钻营的野心家,爱情、金钱和欲望都仅仅是她向上攀爬的手段。


14. 豪放爽朗的酒馆老板娘,为来来往往的旅人们斟满廉价的啤酒。


15. 唯一的女性机械师,灵巧的双手制出无数精妙造物。


16. 能从星图中看到未来轨迹的占星者,却唯独看不见自己的命运。


17. 活泼单纯的见习魔女,虽然魔法基础知识不牢固但总是运气奇怪的好。


18. 神圣安宁的修女,有晶莹剔透的声音,每句话都像在祈祷。


19. 冷峻坚毅的战士,深蓝的双眸中从无太多感情。


20. 因美貌而骄傲放纵的年轻情人,爱情最终死于贵族权力的争斗中。


21. 个性张扬的叛逆女郎,剪掉长发并与温柔谨慎的社会风尚向背而行。


22. 追求知识的狂热理论家,但科学也会引她误入黑暗歧途。


23. 制作华丽服饰的裁缝,将金线编织在一件件黑色法衣中。


24. 生活奢侈无度的贵妇,在无尽的酒宴、歌剧和情人的甜言蜜语中消解内心的空虚。


25. 死去的未婚少女的灵魂,在夜晚的树林间轻声吟唱温柔的情歌。


26. 魔鬼宗教的狂热信徒,在瓦尔普吉斯之夜围着篝火起舞。*


27. 固执倔强的旅行者,劝告和危机都无法撼动她奔向目的地的脚步。


28. 因绝症而无比虚弱的画家,她的生命之火同艺术灵感一同燃尽。


29. 见解严肃深刻的思想家,谈论政治、艺术与哲学。她的光芒照亮了好几代人的路程。


30. 致力于平权的社会活动者,以生命为代价献祭新时代的到来。







01. 因咒语面容尽毁的歌者,但那幕布后的清澈嗓音却仿佛被上帝触碰过。*


写完了才发现这题真像性转版《歌剧魅影》哈哈。


02. 魔鬼宗教的狂热信徒,在瓦尔普吉斯之夜围着篝火起舞。*


每年四月三十日到五月一日之间的夜晚,魔鬼们和女巫们在布罗肯山山顶举行狂欢节(瓦尔普吉斯之夜),这是一个古老的宗教传说。











寞夜:

「よしよし」

-

最近在聽小萌貓青峰唱逆光,

剛好看了劇情,覺得帶入泉或真都好,很有意境,大家可以聽一下~


或許正因為他們兩個都是對方的光,

站再一起看著相同的方向,太耀眼了,反而看不清楚,

逆了光才或許才因此明白了什麼。


這次的劇情很好,解開了很多的結,

我也還在反覆思考要怎麼表達劇情的解讀,

但在這之前我想先聊聊我家這個孩子。


這個孩子
凡事要求很高,卻也沒有放過自己。
嘴巴雖然很毒,卻沒有想要傷害過任何人。
把自己說的很壞,但重視身邊的每一個人。
處理感情很笨拙,但永遠是真心實意。


他用努力試圖掩飾平凡。
他用尖銳的言語,藏不住內心的溫柔。
他用他高傲的自尊心堅持住自己的信念。


當重要的人逃避時,
只有他還留在原地守候,等待他們回來。
他看得清楚世界的混濁,卻沒有停止向前。
他總是保護別人,卻忘記自己也受傷。


他真的好努力,好讓人心疼,
他是瀨名泉,你可以不給他掌聲,但請不要否定他。


一個瀨名泉的怪獸家長的告白,

希望大家都喜歡每個小偶像,

即便看完劇情不能接受,

也要回想一下當初喜歡上他們的感覺(♡˙︶˙♡)

【雷安】恨铁不成钢

Lucifer:

☆★美妆博主pa


☆★天生丽质的沙雕后续😣




前篇:天生丽质


 


 


 


安迷修对着镜头清了清嗓子,神色带着些微微的腼腆:“上次直播大家给我刷的礼物实在是太多了,这两天粉丝数也快破百万,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厚爱!今天为大家带来点小福利,我将从截止十二点前的留言当中抽取两位粉丝赠送P&K秋冬限量唇釉礼盒,下周的视频内容也随便大家挑,只是要和美妆有关哦。”


 


「血书求雷总再次出镜!!!」


 


「附议!!!」


 


「我现在一天不把上次直播的录屏刷十遍就浑身难受」


 


「安哥求求你再拿雷总美颜暴击我们呜呜呜呜呜呜呜」


 


「求直播给雷总化贞子妆」


 


「前面的也不是什么魔鬼」


 


「只要有雷总和安哥互动不要说贞子妆,小猪佩奇妆都可以」


 


「想让雷总出镜的扣1」


 


「1111111111111」


 


「1111111111111111111111」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我他妈1爆!!」


 


满屏的数字1让安迷修眼睛都快花了,那一刻他就欲哭无泪地明白他积攒多年的粉丝已经被只露过一面的雷狮的外表所蛊惑变成他的迷妹迷弟了。


 


就这样,周三晚上一个名为“新手男朋友第一次给身为化妆师的我化妆”的直播悄然开播,即使安迷修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做出任何预告,直播间也在短短几分钟之内被大量涌入的观众挤破冲顶,明晃晃地挂在时时榜单的第一位,美妆的标签在一众游戏或福利直播间中显得尤为突出。


 


直播的画面出现之后,首先映入大家眼帘的就是安迷修和雷狮两人。雷狮今天照样是全素颜,直播开始的时候他正向上吹着自己的刘海,老粉哭天抢地地心甘情愿躺平,第一次看直播的新粉还处于被这颜值暴击的震惊状态。


 


“大家晚上好。”安迷修冲着镜头笑了笑,“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我家这位零化妆经验纯新手的第一次化妆直播,也不是什么种草向的视频,也许还会是拔草向的……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雷总安哥啊啊啊啊啊啊」


 


「安哥以身试法勇气可嘉」


 


「天哪小哥哥好帅!!!!!!!」


 


「安哥一上来就说“我家这位”就是为了让你们新粉别打雷总注意」


 


「我看到雷总在后面已经跃跃欲试了」


 


「雷总:报仇」


 


安迷修回头看了看雷狮:“……下手轻点。”


 


雷狮:“放心,保证你满意。”


 


「恕我直言一点也放心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超级期待了」


 


「我觉得吧既然雷总都在安哥身边呆了这么久,不说有些经验但至少算得上耳濡目染吧,所以……大概也还OK?」


 


「前面标准flag发言」


 


雷狮拿起了上一次安迷修给自己戴的兔耳朵发带,在弹幕的哈哈声中给羞愤的安迷修戴上了,随后又不急着开始上妆,反而是掏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


 


「雷总求照片」


 


「雷总求照片」


 


「雷总求照片」


 


「安哥居然出乎意料地合适……」


 


雷狮忍着笑在安迷修的箱子里翻粉底液,安迷修适时地提醒道:“雷狮,先上隔离啦。”


 


“找着呢找着呢。”


 


雷狮拿出几瓶不同的隔离霜看了看,似乎没觉得它们有什么区别,随便丢下几瓶,把剩下那瓶挤了点在手上转身就要往安迷修脸上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哥的表情太惊恐了」


 


「雷总化妆:盲狙」


 


「科普一下雷总手上那瓶是Deception的无油版」


 


安迷修一边被雷狮揉搓着脸颊一边看着镜头解释道:“大家不要学他,我是个大干皮妆前必须要用有油的配方,这瓶对我来说太干了……雷狮你揉面啊!都没有涂匀!”


 


雷狮似乎仅仅只是在享受把安迷修柔软的颊肉揉搓成各种形状的乐趣,象征性地抹了抹他的额头就说差不多了,最后还是安迷修郁闷地自己对着镜子抹匀的。


 


「雷总揉面的手法一看就很专业,揉出的面肯定非常劲道」


 


「想咬一口安哥的脸」


 


「安哥:mmp」


 


「安哥大干皮都让雷总上无油……好宠啊……啊……好甜……死了……」


 


「我怀疑雷总就只是想欺负安哥x」


 


雷狮接着从箱子里拿出一瓶粉底液,安迷修一看就憋屈地皱了皱眉:“这色号也太黑了吧。”


 


“我看你就跟这个差不多啊。”


 


“我哪有这么黑!换个白一点的。”


 


雷狮“嘁”了一声换了一瓶,挤了一大坨出来拿海绵蛋在安迷修脸上到处怼,擦得安迷修脸上白一片黑一片,最后好不容易才堪堪地算是擦了个均匀。


 


「安哥好委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了直播结束之后雷总要跪搓衣板」


 


「我有预感这次直播会诞生很多安哥的表情包」


 


「雷总用美妆蛋的样子就像是在用小锤锤打地鼠」


 


雷狮挑了一支棕色的眉笔,一只手捏着安迷修的下巴一只手在他的眉毛上龙飞凤舞。化完之后安迷修对着镜子一看,虽然说他本就对自家男友的手法没什么自信,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眉毛还是丑得超出了他的预期。


 


安迷修捏着镜子一脸恨铁不成钢,最后吐出一口气,视死如归地说:“行吧,就这样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丑得连安哥也觉得没办法拯救了」


 


「妈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头都要给我笑得和这个眉毛一起飞了」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有自我想法的眉毛」


 


「安哥: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我为什么要做这个直播我为什么要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安哥没和雷总当场分手是真爱了」


 


雷狮:“接下来是干什么?”


 


“……眼影。”


 


“本大爷亲自给你化妆你还有什么不满?”雷狮从整整一架子的眼影盘中随便抽出了一盘,“来,我给你画个世界上最帅的眼影。”


 


雷狮从化妆刷架上拿出一支化妆刷,立刻遭来了安迷修的抗议:“那是散粉刷,那么大的刷头怎么刷眼皮。”


 


“……”


 


“那是鼻影刷。”


 


“我管你什么刷。”雷狮不耐烦地把安迷修一把捞到自己腿上坐下,打开手边那盒眼影盘,“我看这个骚蓝色和骚黄色很适合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坐大腿!!!!」


 


「我猜他们平时常用这个姿势」


 


「??」


 


「姿势绝妙……但是这个配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


 


「科普一下雷总手里那盘是Icy Fire家的经典黄蓝盘,很适合蹦迪的盘子」


 


「可恶即使这样这个帅男人还是该死的令人心动」


 


「雷总手法和审美都好差和他是个帅哥有关系吗←支離㓕裂的思考发言.jpg」


 


安迷修似乎已经放弃挣扎任凭雷狮在他脸上折腾了,雷狮也好歹知道要把深色刷在浅色上面,还煞有介事地学着安迷修给别人化妆时的样子用指腹沾了一点亮片色涂在眼皮上。


 


安迷修神色复杂地看着雷狮给他捣腾眼线,两边画得一粗一细一长一短,但没戳进安迷修眼睛里他已经谢天谢地了。就这样,安迷修顶着亮闪闪的眼影和乱七八糟的眼线朝着镜头勉强微笑了一下。


 


「接下来请大家欣赏世界上最帅眼妆」


 


「我已经笑得喷口水在屏幕上了」


 


「安哥:笑不出来」


 


「我居然觉得有点好看????」


 


「感觉黄蓝搭配将成为流行基佬妆」


 


大概也是心里对自己几斤几两有数,怕夹到安迷修眼皮的雷狮还是放弃了夹睫毛的活儿,直接用睫毛膏刷,成功地把安迷修的睫毛刷成了苍蝇腿。


 


修容的时候雷狮下手重了点,在安迷修侧脸上画出了一长条深棕色的阴影,最后怎么也刷不开,干脆直接放弃了,整个人笑着趴在了安迷修的肩膀上。


 


安迷修:“你别笑了,快给我化完我早死早超生。”


 


雷狮已经玩上了瘾:“等等,让我给你打个腮红。”


 


雷狮拿来腮红盘,刷子往里面一怼,作势就要往安迷修脸上刷。安迷修最后的求生欲爆发使劲地躲,说:“粉太多了!”


 


“现在不是流行那个什么,高原红吗?”


 


“高潮红好吧!”


 


“哦,高潮红啊。”雷狮摸着下巴玩味地笑了笑,“你早说嘛,早说我不就知道了。”


 


「我怎么觉得雷总话里有车??」


 


「完了现在不管雷总说什么我都觉得一股车味」


 


「安哥脸都红了,粉底都盖不住,还上什么腮红」


 


「想看安哥高潮……红」


 


「↑↑↑↑危险发言」


 


在安迷修的抗议下雷狮还是没能给他上成腮红,最后在安迷修的口红架上盲狙口红,一管唇釉成功地入了他的眼。


 


安迷修:“……雷狮,你怎么能一下就挑中这支我这种肤色的最灾难色号呢?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挺好看的。”


 


雷狮捏起安迷修两边的脸颊,把膏体往安迷修嘴上糊了厚厚一层,玫粉的颜色让安迷修的肤色看上去黑了三个度,本来漂亮的镜面反光效果硬生生地被雷狮给营造出了一种安迷修似乎刚刚舔过猪油的感觉。


 


安迷修:“和我肤色差不多的观众们一定要避开这个颜色,大家看我现在看上去多黑……这是P&K的圆管Faithful to Love,白皮的观众们可以大胆放心买。”


 


整个妆容完成之后,雷狮终于绷不住大笑了出来,一边笑着给安迷修拍完照片,一边看向镜头问道:“怎么样?好看吧?”


 


「好看,好看←棒读.jpg」


 


「好看!都给我说好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他妈死」


 


「从此以后安哥不愿面对的黑历史」


 


「刚才我四岁的妹妹跑过来看我的手机然后被吓哭了」


 


「恭喜雷总开创新区丑妆区」


 


「雷总笑声好苏啊!!!!该死这个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好看!!超级好看!!!」


 


「↑被雷总的颜值蒙蔽了双眼」


 


「我感觉鬼畜区有新素材了」


 


雷狮:“大家都说好看,你还不相信我。”


 


安迷修:“……你要是不边憋笑边说这句话我可能还会信你。”


 


安迷修嘴巴黏糊糊的,看雷狮得意地翘着二郎腿欣赏手机里安迷修的丑照,甚至还有拿他的照片当头像的趋势,不甘心地撇了撇嘴。


 


直播间的观众们只看见安迷修突然站起,背对着镜头一揪雷狮的领子,两人的动作停滞了几秒,安迷修才站起,心虚地走远了:“我去卸妆了……”


 


镜头正对着雷狮微微诧异的脸,只见他的嘴唇连带着脸颊都被擦上了玫粉色的唇釉,雷狮伸手用手指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带上了些若有若无的笑意。


 


弹幕霎时炸开了锅,各式各样的乱码和尖叫声充斥了整个屏幕。


 


「?!?!?!?!?!」


 


「我他妈就喝了口水错过了什么?!?!」


 


「↑错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摄影师差评!!!!!!」


 


「我要看正面sbiymwnwjdbaamns」


 


「这个颜色还蛮适合雷总的,果然白皮就是好」


 


「↑现在居然还有认真贯彻美妆主题的坚强的人」


 


雷狮也没急着擦脸上被安迷修抹上的唇釉,而是低头看着镜头:“好了都散了,直播到这里结束了,你们多给这个傻子刷礼物送爱心,接下来是不能播出的内容,拜拜。”


 


 


 


Fin.


 


 


应该不会再有后续了😂😂


 



💦亚缡士多水在高三💦:

安迷修在第一眼看到雷狮的时候微微怔了一下

眼前人飘起的长长头巾就顺着他转身的动作不轻不重扫在了自己脸上

那是很温柔的触感,安迷修忍不住闭上眼蹭了蹭

只有一瞬,下一秒,头巾就随着他的主人离开了

安迷修的脸上还停留着那温柔的触感,眼底也还映着那人的身影

“我一定要认识他....”

“他头巾上的火锅味是我从来没有闻到过的。”

“我一定要知道哪里新开了一家火锅店!”

这是什么骚操作

孙昰:

睡前故事04

假装今天28号

内裤是最后关头才想起来的 差点luoben上lof 想想太可怕了还是给他们穿上好了……

然后就没情侣成 

为了照顾老叶的腰 床单我会两话一换(老脸一红.jpg)